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橙红年代第12集剧情:散发着荷尔蒙的庆功会

来源:空降利刃电视剧  时间:2018-09-06 09:46
橙红年代第12集剧情:散发着荷尔蒙的庆功会
 
老掉牙的本田雅阁里,贝小帅得意洋洋的把着方向盘吹着口哨,刘子光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也是一脸的赞赏:“你小子行啊,这一手哪里学的?”
“我手底下有个叫马超的小弟,在修车厂当小工,这一套他门清的很。”
贝小帅从兜里摸出红梅,递了一根给刘子光。
刘子光接了烟,问道:“就是那个穿美孚石油工作服的小子么?看不出来有两下子呢。”
贝小帅拨弄着电子点烟器,答道:“也是瞎混,在厂里也是帮人擦车洗车的料,不过这小子车玩的不错,每次在游戏厅飙车他都是第一。”
按下去半天,电子点烟器居然是坏的,气的贝小帅狠狠在仪表盘上砸了一拳:“操!小日本的车就是不行!”
彷佛在抗议他一般,雅阁忽然抖了两下,熄火了。
“妈的,这破车还不如捷达耐操,早知道开捷达出来了。”
贝小帅抱怨着,下车打开发动机舱盖,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门道。
“哥,怕是得去修了,你先坐马六走吧,这边离修车厂不远,我们几个推着去就行了。”
实在没辙的贝小帅只好投降。
刘子光说:“好,你们去修车,晚上地地道道,不见不散。”
兵分两路,贝小帅等五个人推车去马超所在的修理厂,刘子光上了马六先行回去。
街头,围观群众已经被110巡警劝离。大队领导也到场了,拉着卡宴的车主在一边说话,那个中年泼妇又恢复了神气,大骂不绝,叫嚣着要扒李尚廷的警服,两个嘴歪眼斜的小子一边疼的直吸溜,一边摸出手机不停地打电话,大有把事情闹大的意思。
李尚廷很委屈,向中队长抱怨着:“这辆车明明是假军车,怎么还这么猖狂。”
中队长三十多岁,比李尚廷这种小警察懂的人情世故海了去了,他拍拍李尚廷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小李,假军车归假军车,卡宴毕竟是卡宴,一百多万的车, 是你能扣得了的么?”
“我当然能扣,因为我头上顶着国徽!”
李尚廷忽然牛脾气上来,顶撞了中队长一句。
中队长一愣,似乎从小李身上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他无奈地笑笑:“好了好了,看王大队怎么处理吧,现在人家说你唆使社会人员殴打他们,要告你呢。”
“可是我根本不认识那些人,我正在处理他们的套牌车呢。”
李尚廷一听,眼睛都急红了。
“不认识人家怎么帮你打架?不认识你怎么把他们放跑了?”
中队长一句话就顶的李尚廷无言以对。
“唉,我还不清楚你的为人么,可有时候社会就是这样,外人看咱们警察威风八面,其实风里来雨里去,还要被这些开宝马奔驰的欺负,谁又能理解,小李啊,以后多跟老师傅们学着点。”
中队长长叹一声,掏出烟来递给李尚廷。
李尚廷点上烟猛抽了一口,呛得直咳嗽,这时候大队长那边已经解决了问题,卡宴耀武扬威的扬长而去,从李尚廷身边经过的时候,里面两个小子还在车窗里指着他嘴里无声的骂了一句,大意是走着瞧之类。
李尚廷愤恨的头盔摘下,高高扬起却又轻轻放下了,年轻的面庞涨的通红,正好大队长走了过来,干咳了一声。
中队长和李尚廷赶紧丢下烟卷,做立正姿势。
“摆平了,是大开发张总和他老婆,车牌子是通过武装部向部长办的,说真不真,说假不假,这事儿弄得,真他妈的。”
中队长赶紧问:“那小李没事吧?”
“没事,老张你也多带带他,以后别整这样的景了,麻烦!”
说完,大队长钻进警车走了。
中队长松了一口气,拍拍李尚廷的肩膀:“给你调个班,先回家调整下情绪吧。”
“是。”
李尚廷低低的答应了一声。
至诚花园,物业保安室,刘子光两腿翘在桌子上,优哉游哉等着下班,抽屉里放着十二万现金,想起来心里就美滋滋的。
十二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改善一下家庭生活条件是没问题的,老爸老妈辛苦了一辈子吗,到现在家里连空调都没有,冰箱还是九十年代的老货香雪海,电视机也是个二十一寸的长虹,当年打折买的,老两口没啥爱好,也就是晚上看个电视,这回有了钱,先给他们添台四十六寸的大液晶再说。
电视机空调也花不了几个钱,这笔钱的重头还是要花在发展上,找条门路让钱生钱才是王道。
正规划着小日子,电话铃响了,抓起电话是小贝的声音:“哥,我小贝,现在修车厂了,那个破雅阁也不知道是张彪从哪里淘来的破烂,他妈的是九七年的老货,五代雅阁!人家说了,这车长期不保养,拉缸了,得大修。”
“大修要多少钱?”
“开价三万,还不一定能修好,关键是件不好配。”
“三万还修个P,扔那里吧,等张彪拿钱来赎。”
挂了电话,刘子光不由得对张彪的经济状况担忧起来,这货看起来人模狗样,三辆车不是套牌黑车就是破烂货,看来就是个空架子,明天还得抓点紧,催他赶紧把剩下钱给了,还有泥头车也得赶紧要过来。
当晚,众位好汉再度聚首地地道道,走进大棚,刘子光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往常嘻嘻哈哈,尤其喜欢和他开玩笑的小伙计今天眼圈红红的,老板李建国也紧皱眉头,低头剁肉,似乎每一下都带着狠劲。
“毛孩,怎么了,有事给哥说。”
刘子光道。
“没事,你们来点什么?”
小伙计抹了一把眼泪,瓮声瓮气的问道,似乎很有难言之隐。
刘子光也不勉强他,道:“老规矩,有什么上什么,回头一起结账。”
毛孩应一声,回去点木炭炉子去了,那边贝小帅领着几十个人也到了。
“哥,我来正式引见一下,这位就是马超,自己弟们,有事尽管招呼,你那个马六换机油滤芯啥的不用去4S店了,哪里纯粹他妈的阎王殿,宰人不还价的,这些小事马超就办了。”
刘子光低头瞅瞅马超,小伙子个头不高,蛮扎实的身材,头发乱糟糟一团,身上全是油污,两只手上更是黑漆漆的污渍油泥,洗都洗不干净,不过一双眼睛却是亮闪闪的。
“行,小伙子不错,以后跟哥混。”
刘子光伸出右手来,马超一时间呆住了,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赶紧将手在裤子上稍微干净之处用力的擦了擦,才和刘子光握手。
刘子光毫不在意的握着马超的黑手摇了几下,拍着他的肩膀道:“随便坐,待会千万别客气,放量喝,哥管够。”
可是马超却没有跟着贝小帅去就座,而是吞吞吐吐:“哥,有个事儿……”
“啥事,说。”
“其实那辆雅阁,是纯进口货,收音机频段和码表就能看出来,车是好车,就是开的太操蛋了,哥你要是放心,交给我摆弄,兴许能弄好。”
马超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有些犹豫,毕竟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汽修厂洗车小工而已。
“行!反正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就交给你办了。”
刘子光眼皮都不眨一下,虽然对马超还不甚了解,但是从这个年轻人身上,他看到了一种精神,叫做奋斗,叫做执着。
“你修?得花多少钱?”
贝小帅惊讶道。
“一分钱不要,反正我晚上在汽修厂住,夜里偷偷起来干活,不碍事的。”
马超道。
“别吹牛逼了,你们经理说要三万块呢,还不一定修理好。”
贝小帅还是一脸的不相信。
“其实就是拉缸了,搪缸、磨缸这些办法都能解决,这车虽然是小日本的,但属于美版车走私货,质量还行,我相信能弄好。”
马超解释道。
“行啊你小子,没看出来还会这个,你师傅啥时候好心教给你手艺了?”
贝小帅听他说得头头是道,觉得有门,咧着嘴乐了。
马超挠挠脑袋:“我偷学的。”
“不错,偷师成才,我很欣赏,走,喝酒去!”
刘子光揽着马超的肩膀走进了大棚。
“老大,啥叫偷师啊?”
一个中学生摸样的黄毛小子一脸的问号。
贝小帅照头就是一巴掌:“SB!偷师就是偷师傅家里东西的意思,这个都不懂!”
随着十几个下班保安的加入,烧烤大棚里更加热闹了,几个贝小帅找来的妖艳女孩,都穿着暴露的短裙,露着腰间一抹触目惊心的雪白,有的还松松垮垮系着一根红绳子,叼着烟卷在男人们中间穿梭着,时不时夸张的尖叫两声:“你个死东西,摸我屁股干什么!”
女孩们浓妆艳抹,又是十七八岁的青春年华,吊带短裙扭来窜去的,满眼都是白花花的大腿,汉子们又吃了不少羊球腰子等上火的东西,更觉得有些燥热,小肚子里似乎有团火灾烧,便都将上衣脱下,冰凉的扎啤和两块二一瓶的山水啤酒可劲的往喉咙里倒,妄图去浇灭这股邪火。
大棚里烟熏火燎,雄性气息似乎忌惮的蔓延着。
“老大,晚上有什么节目?”
有人大喊道。
“网吧包夜!”
一个中学生喊道,立刻惹来一片嘲笑。
“蹦迪去吧。”
一个妖艳女孩提议。
“蹦,就知道蹦来蹦去显摆你的两个咪咪!“贝小帅当场否决,站起来高举啤酒瓶:“我郑重建议,大家去华清池洗桑拿!”
这个YD无比的提议立刻被荷尔蒙过剩的男人们一致通过,众人都高举酒瓶子和啤酒杯,大呼:“桑拿!桑拿!”
刘子光手下那些保安,都是二十啷当岁的大小伙子,一水的光棍汉,当保安的自然没钱娶媳妇谈朋友,一个月八百块,去桑拿打炮的话也舍不得,平时只好自己打飞机解决,现在有人请客正中他们下怀,再赞同不过了。
贝小帅手下一帮半大孩子,大多数还是初哥,对性怀有朦朦胧胧,但是极其强烈的好奇心,现在老大提议去那个传说中的华清池洗桑拿,他们更是两眼放光,裤裆里的小本钱不由之主的都坚挺起来。
贝小帅嘿嘿一笑,坐下来对刘子光道:“哥,华清池还行,东北小娘们,一百块全活,去爽一把?”
刘子光掐灭烟蒂:“你们玩,我晚上还有夜班。”
贝小帅一脸的不以为然:“我知道哥哥你嫌她们档次低,其实那里也有水平高的,听说他们经理是在东莞干过技师的,活儿绝对一流!”
刘子光不置可否,淡淡的笑了。
大棚里乌烟瘴气,今天又是被刘子光等人包场,李建国和毛孩基本没啥事了,两个人在帐篷后面炉子旁边低声说着什么,人声噪杂,刘子光隐约就听见癌症、嫂子之类的字眼,过了一会儿,只见毛孩双肩耸动着走了出去,瘦弱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片刻之后,李建国出来了,先过来和刘子光他们喝了一杯,然后低声道:“兄弟,找你说个事儿。”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