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橙红年代第5集剧情:伙计们吃烧烤去

来源:空降利刃电视剧  时间:2018-05-22 17:12
橙红年代第5集剧情:伙计们吃烧烤去
 
下了班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为了感谢几位同事的帮忙,刘子光请他们去吃宵夜,都是没有家室拖累的小伙子,一听这话欢天喜地,换下制服上了刘子光的汽车,到夜市大排档吃烧烤去了。
夜市大排档位于棚户区“高土坡”的边缘,白天是破破烂烂的马路,晚上便摆起数十家麻辣烫、羊肉串,家常炒菜摊子,煎炒烹炸好不热闹。
如今城市人夜生活丰富多彩,宵夜更是不可或缺,那些在酒吧里喝个半醉的,网吧里PK累了的,下夜班的,都喜欢到夜市大排档继续整点,这也造就了夜市的繁荣,每天营业到凌晨才渐渐散去,只留下满地的一次性筷子,泔水,呕吐物和随地乱撒的尿渍。
刘子光他们去的这家烧烤摊子名叫“地地道道”在这一带有些名气,羊肉串份量足,价钱便宜,关键是用的全是真羊肉,不是那种刷了羊油的死猫烂狗,因此生意特别好。
四个下班保安挑了张看起来还算平整的矮桌子,一人一张小马扎坐下,王志军看样子是常客了,也不用看菜单,直接对前来招呼的脏兮兮小伙计道:“一斤肉,二斤烙馍,八个臭干,四瓶啤酒,赶紧的。”
小伙计吸着鼻涕不屑的问道:“还要点腰子、羊球、鲳鱼、火腿肠啥的不?”
王志军头摇的像拨浪鼓:“不要了,不够再点。”
羊肉串这种生意,本小利薄,靠的就是羊球腰子火腿肠这些暴利产品赚钱,见这几位如此寒酸,小伙计也不多说,把圆珠笔往耳朵后面一夹,冲着棚子底下的大师傅喊了一嗓子:“七号桌,一斤肉!”
“慢着。”
刘子光叫住了小伙计,拿起菜单浏览了一遍说道:“什么腰子羊眼羊球羊鞭羊排板筋,见样来八份,肉要四斤,啤酒有成桶的么?”
小伙计眼睛都亮了:“有!新鲜的扎啤,八十块钱一桶。”
“来两桶扎啤。”
“刘哥,咱们四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王志军道。
“四个大男人还吃不了这点肉么,今天我请客,兄弟们放开了整。”
一听这话,王志军才放下心来,另外两个憨厚的保安小伙子也咧嘴笑了。
不一会儿,几个不锈钢盘子端上来,大把大把的肉串散发着孜然和辣椒粉的香味,整桶的扎啤搬过来,四个饥肠辘辘的汉子举起了大号啤酒杯碰在一起:“干杯!”
顿时雪白的泡沫和澄黄的酒液四溢。
正喝的开心,从远处闪烁着霓虹的网吧里走出十来个潮人打扮的年轻人,小的十五六,大的十七八,都是吊裆裤子板鞋紧身小上衣打扮,头发五颜六色都有,还夹杂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小妹妹。
小混混们大摇大摆走进地地道道,将四张桌子拼在一起,围拢着坐下,男孩们脱下上衣,露出刺龙画虎的瘦弱光脊梁,女孩子坐在小马扎上,低腰裤露出一大段雪白,从男孩烟盒里抽出香烟吞云吐雾,打打闹闹,不时发出夸张的尖叫和肆无忌惮的笑骂。
刘子光正听王志军吹嘘在十六军当空降兵时候的光辉历史呢,听到兴头上却被这帮年轻人打断,他微微皱眉,伸手抓住刚送肉串过来的小伙计,对他说:“告诉那帮孩子,小声点。”
小伙计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刘子光,径直走到那一桌前,对坐在正中央一个身穿亮闪闪夹克的酷酷帅哥说了声什么。
一瞬间,那群人全都安静了下来,小混混们冷冷的扭头望着刘子光他们,有几个家伙还伸手抓住了啤酒瓶。
王志军等人发现情况不对,也悄悄抓住了屁股下面的小马扎,在小区里值班不能打架,在外面可就无所谓了。
刘子光若无其事,继续喝他的酒,对面那个穿红衣的酷哥瞪了刘子光一眼,甩甩挑染成橘色的头发,低声说了一句,小混混们便扭转头来继续说笑吃喝,而且声音比刚才更大了。
王志军如释重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刘子光道:“这些小痞子打架不要命,少惹为好。”
刘子光笑笑,没说什么,四个人将桌子挪动了一下,距离那帮年轻人稍微远了一点,便继续吃喝起来。
两桶十升装的扎啤,大号的塑料啤酒杯,放开了量猛喝,不一会儿几个人就涨的难受了,王志军捧着肚子说:“不行了,我得去方便一下。”
另外两个同事也站起来道:“我们也憋不住了,一起去吧。”
三人到马路对面花坛后面释放压力去了,此时早就停在路边的一辆没有牌照的普桑轿车里钻出四个人来,都穿着旅游鞋带着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手背在身后,捏着长条形包裹着报纸的东西。
刘子光背对着马路,依然是自斟自饮,四个汉子走的很快,迅速来到他背后,二话不说抽出背后的利刃,照着刘子光的后脑就劈了下去。
别看刘子光没回头,早就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了,长刀带着风声劈下来,他只是将头微微一偏就躲了过去,手里早已拿好一支串羊肉的钢条,这种钢条是用三轮车辐条磨制而成,锋利无比。
扑哧一声,钢条刺入了袭击者的右眼,顿时长刀脱手,捂着眼睛惨叫起来,另外三人也是久在道上混的,见同伴受伤并不慌乱,反而更加凶悍,挥动手中利器向刘子光劈来。
刘子光以一敌三,阵脚丝毫未乱,先是迎着块头最大的那个家伙上去,闪身躲过他的砍刀,一记右勾拳打在此人的太阳穴上,一米八几的大汉,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栽倒了。
另外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刘子光已经欺身上前,腾腾两记鞭腿踢在他俩脸上,就连坐在远处的那帮小混子都能听见骨头破碎的声音,俩人也是一声不吭的栽倒,躺在地上一条腿还犹自抽搐着。
刘子光拍拍手,继续坐下来喝酒吃肉,举起酒杯来忽然扭转头,对着那一桌瞠目结舌的小混混举起了酒杯,点头一笑。
小混混们齐刷刷的将头背过去,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王志军他们放完了水,拉着拉链走过来,看到地上躺了四个人,不由吓了一跳:“刘哥,咋回事?”
刘子光淡淡一笑,走到肉串摊子老板跟前,丢下一叠钱道:“不好意思了。”
中年老板叼着烟,手里切羊肉的砍刀停都不停,“走你的,没事。”
“谢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