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橙红年代第5集剧情:喂猪的兵

来源:空降利刃电视剧  时间:2018-05-22 17:11
橙红年代第5集剧情:喂猪的兵
 
保安队白长找到高经理把情况一说,高经理也犯愁,说:“他刚来第一天就辞退,恐怕不太好吧,再说这些刑满释放人员都不是好惹的,万一报复咱们怎么办?”
白队长说:“可是让他在咱们这上班,迟早闹出乱子来,你是没看见他和胡警官说话那个态度,简直……”
他愤愤不平的一拍桌子,好像刘子光欺负了他家女性亲属一样。
高经理低头做沉思状,半晌才道:“这样吧,先观察一段时间,找点小毛病扣他的工资,扣到他自己辞职为止,这样不至于激化矛盾。”
白队长赞道:“还是经理水平高。”
小区门口,王志军惋惜的说:“唉,以后抽不上你的烟了,这下高经理肯定得辞退你。”
刘子光一瞪眼:“敢!”
王志军凑过来问道:“哥们,你真是山上下来的?”
刘子光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道:“你看我象么?”
“象!太象了,那个做派就和一般人不一样……”
“好了,这会没啥事,我出去转转,你帮我顶着。”
刘子光把剩下的半包中华扔给王志军,摸出马六的遥控钥匙按了一下,远处的轿车清脆的响应了一声,他连保安制服也不换,就这样开着车扬长而去,只留下王志军啧啧赞叹:“妈的,经理才开伊兰特,他开马六,这哥们真牛。”
离开家乡太久,江北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马路宽阔干净,广场喷泉叮咚,绿树掩映,八年前刘子光推着小车卖烤肠的地段已经变成繁华的商业街,红男绿女匆匆而过,真让刘子光有恍如隔世之感。
一晃八年过去了,自己依然是身无长物,如何让父母安度晚年,如何出人头地改善生活条件,成了目前最大的难题。
千丝万缕,无从下手,焦躁不宁的刘子光驾着汽车在大街上左冲右突,路边一辆警用摩托发现了这辆严重超速并且违反交规的汽车,便拉响警笛追了上来。
有警察追赶,刘子光反而更加兴奋起来,油门离合刹车档位不断变化,在车流中如同游鱼一般向前飞驰。
不知不觉就甩掉了警用摩托,眼前是一条开阔的高速大路,刘子光蓦然猛醒,一踩刹车,汽车横在路上。
与其挖空心思想怎么发达,不如从最点滴的事情做起,古语说得好,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果连个保安都当不好,还谈什么出人头地!
只有先融入这个社会,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才能一展所长,崭露头角。
打定主意之后,刘子光将方向盘一打,回志诚花园上班去了。
来到小区门口,就见堵了一长串的汽车,其中几辆车还在不耐烦的按着喇叭,刘子光将车停在路边,走到大门口一看,一辆黑色本田飞度正车头向外盘踞在大门里,车门落锁,司机不知去向。
要知道这可是小区的入口,只进不出的,这辆飞度横在门口,外面十几辆车都进不来乐,又是下班高峰期,眼瞅着车辆还在增加,可把王志军给急坏了。
“刘哥,你可来了,坏事了。”
看见刘子光回来,满头大汗的王志军颠颠跑来向他诉苦。
“咋回事?”
刘子光问道。
“本田车逆行要出门,正好碰到有车进来,双方都是硬茬子,不愿意退,就顶起来了,我劝了半天也没用,本田车主干脆下车走了,这下可糟了,咱俩的奖金泡汤了。”
刘子光奇道:“逆行出门本来就不对,还敢玩这套,反了他了!报警拖他的车。”
王志军道:“打过电话了,人家交警说小区内的道路不归他们管。”
刘子光道:“那你报告经理了么?”
王志军苦着脸 说:“刚不说了么,闹到经理那里,咱俩奖金就完了。”
“这样啊……”
刘子光托着腮帮想了想,此时外面汽车堵的更多了,鸣笛此起彼伏,进进出出的居民也为之侧目,刘子光眉头一展,顺手抢过王志军手里的对讲机,按下通话键道:“车库的伙计,出口的伙计过来支援一下。”
不一会儿,两个保安小跑着过来,见到这幅景象也是大吃一惊,刘子光道:“伙计们帮个忙,把这辆车抬到一边去。”
王志军道:“开本田车的小子好像不太好惹,临走放话说谁敢动他的车就让谁难看。”
刘子光嗤之以鼻:“鸟毛,违反社会公德还有礼了,抬!出了事算我的。”
既然刘子光大包大揽,众人便合力将本田车抬了起来,得亏日本车减配的厉害,四个人轻轻松松就抬到了一边,外面堵成长串的车流缓缓地开进小区,每个经过保安们身旁的司机都鸣笛致意,四个保安互相对视一眼,一种职业荣誉感油然而生。
正在此时,一声怒骂响起:“他妈了的13的,谁动老子的车?”
一个穿着吊裆裤的红发小青年从小区外面气冲冲的走过来,直奔这几个保安而来。
刘子光眉毛倒竖,这就要上去揍人,却被王志军一把拉住。
“刘哥,别冲动,打了业主铁定下岗,让我来。”
说着王志军便陪着笑脸迎上去,先敬礼,后道歉,慢声细语的解释,可是那红毛却更加嚣张起来,卷起袖子,露出刺龙画虎的细胳膊,一把掀掉王志军的大檐帽,又拽住他的领子叫骂:“不就是个看门狗么,敢动老子的车,打不死你的13养的。”
高大健壮的王志军就这样被这个一米六高的小青年推搡谩骂着,憨厚的脸上赔着笑,连围观居民都看不下去了,但鉴于红毛身上的纹身,大家只敢小声嘀咕着。
此时刘子光反倒不出手了,抱着膀子看热闹,他倒想看看王志军能忍到什么时候。
都是二十郎当岁的青年人,谁也不是天生就该被欺负的,果不其然,王志军的耐性到了临界点,一把推开红毛,指着地上的东西厉喝道:“给我捡起来!”
瘦小的红毛被推了个踉跄,差点栽倒,恼羞成怒之下,不但不捡,还狠狠踩向地上的东西,王志军一看,眼睛都红了,抓起红毛的胳膊,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就将其放倒在地,红毛被摔懵了,半天才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跑了。
周围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声响起,居民们见没热闹看了,便四散而去,刘子光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问道:“志军,你真是喂猪的兵么?”
王志军从地上捡起一枚小小的徽章,认真的擦去上面的灰尘,骄傲的戴在左胸上道:“可不是么,喂了三年老母猪。”
夕阳映照下,一枚金色伞翼徽章在他心口熠熠生辉。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