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橙红年代第22集剧情:第一次约会

来源:原生之罪电视剧  时间:2018-09-06 09:51
橙红年代第22集剧情:第一次约会
 
刘子光升任保安部部长,从此有了自己的专门办公室,此前保安部办公室是被白队长盘踞的,现在他只有灰溜溜的搬着自己的东西出去。
两个伙计帮着刘子光把房间打扫干净,刘子光坐在旋转气压办公椅上转了一圈,将腿翘在桌子上,开始给那几个被白队长辞退的临时工保安打电话。
对方接到刘子光的电话都很惊讶,然后马上答应赶回来,老大当了部长,还说啥,怎么着都得来捧场。
打完电话,刘子光拿起了考勤表。
志诚花园是一座中等档次,大型规模的住宅小区,有上百座楼房,高层,小高层,多层,叠加别墅都有,光进出口就有五个,还有绿地,池塘,会所等公用设施,以及一个大型地下车库,管理起来事务很是繁忙。
物业公司分为客服部,保安部,工程部、绿化部和一个负责内部打杂的综合部,光是刘子光管辖的保安部,就有近百个保安,小区实在太大,现在的治安大环境又日益恶化,所以不得不增强保安力量。
这近百名保安中,只有一个部长,一个队长,四个领班是有正式编制的,其余的都是合同工,合同工也分三六九等,有诸如老张老王这样社务街道安排的长期合同工,公司帮他们缴纳最低的养老保险,还有更低的一个等级,就是诸如王志军之流的临时工,每月八百块,没有保险金,就连白队长都能随意的辞退他们。
物业公司用成本较低的下岗工人和临时工,是因为公司收支实在不平衡,别看小区这么大,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拒不缴纳物业管理费的,所以长期亏损,只好靠减少支出来维持。
刘子光当了部长,以后这个艰巨的任务就担在他肩膀上了,既要保证小区的安全,又要压低成本,尽量用最少的人员,完成保安任务。
刘子光是看了内部文件才知道这些事情的,他将嘴一撇,这些傻逼,开源节流才是王道,光知道节流有个P用,应该把精力放在收物业费上才是。
不过现在他还用不着操心这个,他先拿着考勤表道:“白队长呢,把他给我叫过来。”
正在擦桌子的保安赶紧跑了出去,找了一圈之后回来报告:“白队长不舒服,回家了。”
“哼,他要是能舒服了才叫奇怪,这考勤表咋画的?早退,给他打个圈圈!”
刘子光拿着圆珠笔在考勤表上画了一下,扔笔道:“以后几个门岗给我注意白队长的上班时间,晚一分钟都是迟到,别忘了。”
保安笑道:“忘不了,差一秒都给他记下来。”
白队长为人刻薄寡恩,大家早看他不顺眼了,现在换了上司,可算拨开乌云见明月了。
刘子光又拿起对讲机招呼了几个领班,让他们调派年轻力壮的同事去门岗守卫,把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同事换到轻松地岗位上去。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刘子光准备回家,离家不算远,就没喊马超过来接,而是自己去地下车库开那辆张彪留下的捷达。
白色的捷达车是包工头的最爱,皮实,耐操,零配件便宜,即便是街头的修车铺都能修理,按说应该是辆好车,可是张彪这货实在太操蛋,他不是开车,是吃车,好好的捷达都被折腾的快散架了,怎么都打不着火,兴许是电瓶没电了。
没办法,刘子光只好步行回家,路过修车摊郭大爷那里,刘子光停下来,找个马扎子坐下,抛了一根中华给老头:“郭大爷,来根好的。”
郭大爷一伸手,香烟正好夹在两只手指之间,拿到鼻子下嗅了一下,老花镜后面的眼睛眨了眨:“嗯,好烟,不过大爷我抽不惯。”
说着夹到了耳朵上。
刘子光笑道:“那郭大爷平时都抽什么?不会是旱烟袋吧。”
郭大爷笑笑:“稍等,我的烟马上就到。”
正说着,郭大爷豢养的小黄狗颠颠的跑来了,嘴里叼着一盒烟,蓝白相间的烟盒很雅致。
郭大爷从小黄狗嘴里接过烟,问道:“找的零钱呢?”
小黄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咕哝了一声。
郭大爷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举起了巴掌:“又让你买火腿肠吃了,你个狗东西!”
小黄狗赶紧拱着两个前腿给郭大爷赔罪,把个刘子光惹得哈哈大笑。
“郭大爷,你这狗还会买东西啊?”
“是啊,我给它五块钱,它就帮我买一包烟,剩下一块钱买火腿肠吃,这狗头,比人都精。去,给刘叔上烟。”
小黄狗真能听懂人话,从郭大爷手里叼过烟盒,又颠颠的跑到刘子光跟前,刘子光想伸手去接烟盒,它却忽然往后撤了一步。
“只能拿一根,拿多了它不干。”
郭大爷在后面解释着。
刘子光嘿嘿一笑,就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出来,又摸了摸小黄狗的脑袋,夸奖了一声:“小狗真聪明。”
小黄狗舔了舔刘子光的手,表示接受他的表扬,然后又颠颠的跑回郭大爷身边了。
“这小狗,是我从花江狗肉馆救下的,我无儿无女,这狗就等于是我的儿孙了,对吧,郭小四?”
郭大爷亲昵的拍了拍小黄狗的脑袋。
刘子光看着手中的烟卷,过滤嘴是白色的,三个蓝色的小字:中南海。
点上,深深抽了一口,感觉确实和中华不一样,这种烟的味道比较冲一些,更加有劲。
“怎么样,不错吧,这才是男人抽的烟,四块钱一盒又不贵,你这一支中华,顶我半包烟了。”
郭大爷自己也点上了一支,开始吞云吐雾。
刘子光以前没抽过混合型卷烟,现在一尝,觉得还真不赖,他嬉笑着问道:“郭大爷,没想到您的口味还挺高,喜欢抽这种外国口味的烟。”
郭大爷吐出一股烟道:“习惯了,年轻时候就抽camel,后来就改不过来了。”
刘子光一看手机,时间不早了,便起身道:“大爷,其实我找你有点事,这两天交通不大方便,想借辆车骑骑。”
郭大爷道:“这孩子,怎么都不早说,你等等啊!”
说着,走到自己小平房后面,推出一辆黑黝黝的二八大架加重自行车。
“小光,这是老永久,加重的,辐条、内胎,闸皮我都换新的了,也上了黄油,你看看。”
说着一摇脚踏板,后轮子转的像飞一样,链条转动,发出悦耳明快的声音,郭大爷一捏车闸,后轮嘎然停住,非常灵敏。
“郭大爷,这车?”
刘子光挠挠头,这车真要骑出去,未免有点雷人。
郭大爷一拍车座:“这才是男人的车!送你了,明天给我买两条中南海就行。”
刘子光将烟蒂一丢:“好,成交!”
刘子光骑着这辆经过翻新改装的二八加重老永久回到家,老爸看了也是大吃一惊,赞不绝口,声称这车要是早二十年,比汽车还威风。
刘子光实在无语,看来他们老年人的审美观是惊人的一致啊,不过仔细一看,这车确实洋溢着一种阳刚之美,大梁车把车圈都是货真价实的锰钢,如果那天自己骑的是这辆永久,追人贩子的速度应该会更快一些。
就是它了!
时间已经不早,快到方霏下班的点了,刘子光匆忙换了衣服,在老妈的逼迫下洗了脸,刮了胡子,跨上加重永久,风驰电掣一般驶向市立医院。
十五分钟后,市立医院大门口,换上了便装的方霏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扭头看了半天,才发现跨在自行车上,叼着中南海的刘子光。
啪塔一声,小护士的双肩包掉到了地上,樱桃小口张的老大,能塞进去一个灯泡。
“你……这是你的车?”
方霏瞪大了眼睛,小手指点着刘子光的新座驾。
“是啊,酷吧?”
刘子光得意洋洋。
“嗯,酷毙了!我小时候也坐过。”
方霏捡起书包,跑了上去,抬起穿着牛仔裤修长的大腿,跨坐在自行车后座上。
“我做好了,可以开动了。”
小护士说。
“走咯。”
刘子光脚一蹬,二八永久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市立医院。
“去哪里吃?”
刘子光问。
“随便。”
“随便是哪里?”
“嗯,反正不能拿麻辣烫米线糊弄我,哼,今天我帮你的忙,你要表示诚意哦。”
“那,必胜客?”
“不要,死贵又难吃,才不要去呢。”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来到了本市的餐饮一条街,刘子光也觉得这顿饭似乎应该正规一点,看到路旁有个什么西餐厅的招牌,便停下道:“请你吃西餐吧?”
“西餐啊,很贵的哦。”
方霏似乎有些动心,又有些犹豫。
“小意思,没告诉你呢,今天我升职了,现在是保安部主管。”
刘子光道。
“是吗,太好了,你怎么不早说,那就吃西餐,庆祝一下!”
方霏兴奋地拿小拳头在刘子光背上一顿猛锤,这才从车上跳下来。
刘子光翻身下车,将自行车锁在路边,带着方霏进了这家西餐厅。
里面环境还算不错,清新雅致,服务员彬彬有礼,虽然摆脱不了山寨性质,但毕竟是认真的在山寨。
到二楼选了一个靠窗户的卡座坐下来,服务员去拿菜单的时候,旁边有个女人喊道:“方霏。”
方霏一扭头,看到不远处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穿的很隆重,手里还捏着一份《知音》杂志,一个人孤零零坐着,似乎在等人。
“你是王雅丽,二班的,对吧,现在哪里工作呢。”
方霏也认出了这位卫校的老同学。
“呵呵,我现在防疫站,马上就调到卫生局去了,当护士没前途的,我现在是事业编制,马上就能转行政编制了。”
王雅丽不无得意的说道。
“是吗,真好,恭喜你了。”
方霏只是淡淡的笑笑。
“对了,你现在哪里上班,还是市立医院的急诊室么?护士太累了,一年到头没有出头之日啊……还是想办法跳槽吧……“王雅丽喋喋不休的说着,表面上是为方霏着想,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炫耀着自己的机关事业编制。
此刻楼下来了一辆黑色奥迪A6,很牛逼的开上了路牙石,径直停在西餐厅门口,一个夹着皮包的年轻人从副驾驶位子上下来,冲着驾驶座热情的喊了一句:“替我问王县长好。”
然后夹着包兴冲冲上了二楼。
看到男朋友到了,王雅丽急忙站起来:“怎么这么晚?”
“县里来人了,要陪,我这个当科长的走不开啊。”
年轻人上身一件利郎商务男装,内穿梦特娇长袖T恤,腰间皮带扣上,七匹狼的LOGO闪着银光,报喜鸟的西裤和森达的翻盖皮鞋,都彰显了他的品味。
“啪”这位科长打了个响指,动作潇洒而成熟,远处服务生迅速走过来,声音很低:“先生需要什么?”
“九四年的王朝赤霞珠,一罐雪碧,要听装的。”
科长很专业的说道。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