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橙红年代第19集剧情:儿子的女朋友

来源:原生之罪电视剧  时间:2018-09-06 09:49
橙红年代第19集剧情:儿子的女朋友
 
社区小诊所,简陋的病床上,刘子光的父亲正半躺着,旁边的保温瓶里放着老伴送来的稀饭,一旁的塑料袋里是馒头和咸菜,儿子进了牢房,当爹的也吃不下饭,一直长吁短叹。
又到了打针的时间,护士拿了吊瓶进来,帮老爷子打针,可是由于老人手上的血管不是很好找,这位卫校刚出来的女孩搞得满头大汗,连扎了好几针都没成功。
忽然诊所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运动鞋牛仔裤白衬衫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后脑勺上的马尾巴一甩一甩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马尾巴看到护士急得面红耳赤,上前接过针头:“让我来。”
护士病急乱投医,竟然真把针头交给了马尾巴。
马尾巴解下绑在老爷子胳膊上的橡胶带子,在胳膊上轻轻拍打着,不一会儿血管就若隐若现了,她迅速扎上带子,一针下去,OK了。
一旁的护士都看傻了,紧盯着马尾巴秀丽的面庞,忽然惊呼道:“我认识你,你是咱们卫校技能大赛冠军,方霏学姐。”
马尾巴甜甜的笑了:“嗯,是我,你是哪一届的?”
护士兴奋地抓住她的手:“哎呀学姐,我比你低两届,我可崇拜你了,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对了,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方霏一笑:“来看人。”
转而对着床上的刘爸爸道:“大爷,您还认识我不?”
老爸虽然年岁大点,记忆力可不差,指着方霏道:“你不是市立医院急诊科的护士么?”
方霏拿起塑料袋,将一挂香蕉和一袋红富士苹果放到床头柜上,呵呵笑道:“大爷您记性真好,我叫方霏。”
刘爸爸有点摸不着头脑,狐疑问道:“你这是……”
方霏脸上一红,道:“大爷,我是刘子光的朋友,听说您病了,特地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么?”
“哎呀,谢谢你了,你看还让你破费,真不好意思。”
老爸赶紧客气。
“老刘,这是谁啊?”
外面传来问话,是刘妈妈来了。
“是小光的女朋友,市立医院的护士。”
老爸的声音里有种说不出的欣喜,擅自在方霏所说的“朋友”前面加了个关键性的“女”字,这下性质就全变了。
老妈一听这话,赶紧放下东西跑过来,她记性也不错,一眼就认出方霏了:“这不是急诊科的小方么?”
方霏落落大方的站起来:“阿姨好。”
“好好好,快坐下,死老头子,也不知道给人家倒茶。”
老妈一边埋怨着老爸,一边拿起热水瓶要给方霏倒水,可是桌上只有一个老爸喝水用的罐头瓶,难道让人家闺女用这个?
幸亏方霏及时解围,她从双肩背包里拿出一瓶哇哈哈矿泉水道:“阿姨别忙了,我自己带水了。”
老妈这才放下水瓶,又看到桌上的馒头咸菜,赶紧一把扫到抽屉里去,拿起苹果道:“小方,吃苹果。”
“嗯,谢谢阿姨。”
方霏接过苹果,从包里掏出一把小巧的手术刀,敏捷的削起苹果来,动作敏捷,苹果皮连成一条线,粗细均匀,中间不带断的。
很快削好一个苹果,方霏却先递给了刘爸爸:“大爷,吃苹果。”
“闺女,你吃吧,我牙口不好。”
老爸呵呵笑着推辞。
老妈在后面悄悄扭了他一下,老爸急忙改口:“噢,谢谢,谢谢。”
接过了苹果。
方霏又拿起一个苹果削起来:“阿姨,这个苹果是给你的。”
老妈眉开眼笑:“小方啊,和我们家小光啥时候开始的啊?”
方霏脸上又是一红,她的皮肤很白,两团红晕飞上来,特别的明显。
“嗯,其实……那个……”
见人家闺女不好意思了,这回轮到老爸在后面猛掐老妈一把。
“咳咳,吃苹果。”
老妈招呼道。
三个苹果,一人一个,都默默地吃着不说话,各有心事。
“小方,我们家小光的事情你知道了么?其实……他真的是个善良的孩子,绝对不会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老妈终于吞吞吐吐说了出来。
她很高兴,因为儿子找了一个这么漂亮文静又懂礼貌的女朋友,而且还是市立医院的正式工。
她很担心,因为儿子被抓,案件很复杂,不知道要判多少年,这样一来,女朋友铁定吹灯。
但这也是事实,总不能让人家女孩子痴痴地等着一个劳改犯吧,这么好的女孩子,走到哪里都是抢着要的,难道为了自家儿子毁了人家的幸福不成。
方霏抿抿嘴,道:“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现在网上舆论都倾向于刘子光这一边,他根本就没杀人,他是英雄!不折不扣的英雄!你们二老放心吧,要相信舆论的力量,正义的力量,五亿网民的力量,用不了多久,刘子光就会出来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方霏还举起粉拳在空中挥动了一下,仿佛在展示着五亿网民的磅礴力量,她白皙的面庞上,眼圈稍微有些发黑,那是彻夜上网发帖的结果……
听到这话,老爸老妈对视一眼,老泪纵横。
事实上,网民的力量只会起到反作用,江北市委宣传部和整个政法口都愤怒了,决心要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公安机关还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几个在网络上为刘子光摇旗呐喊,言辞极为激烈的家伙,随时准备跨省缉拿。
就在检察机关即将提起公诉的时候,一个来自市委秘书处的电话下来,所有的一切都风平浪静了。
鉴于证据不足,检察机关不对刘子光提起公诉,公安部门也没有异议,嫌疑人刘子光可以立刻释放了。
桃林看守所,暴力犯舱,所有人都幸福的好像娶媳妇一般,还是娶的姊妹花那种,因为大煞神,大狱霸刘子光终于要走了。
刘子光身穿一身正品阿迪达斯运动服,脚踏耐克鞋,嘴里叼着软盒中华烟,拎着自己的行李卷走出了桃林看守所的大门。
本来以为会有大队小弟来接,就像八十年代港片里演的那样,没有劳斯莱斯奔驰宝马的派头,起码手底下那三辆车总是要来的吧。
可是看守所大门口,空旷寂寥,别说汽车了,连条野狗都没有。
倍感失落的刘子光将铺盖卷扛到肩头,暗骂一声:“这几十公里难道要老子一步步走回去?”
正在郁闷,忽然一阵汽车喇叭响,一辆黑色的五代本田雅阁风驰电掣一般开过来,飞驰到刘子光跟前居然来了个漂移甩尾,动作干净漂亮,毫不拖泥带水。
车门打开,汽车修理厂的洗车小工马超跳了出来:“老大,我来接你。”
“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刘子光惊讶道。
“说来话长,老大你上山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儿。”
刘子光将铺盖卷丢进后座,坐进了副驾驶的位子:“开车,边走边说。”
马超开车的技术很好,好到连刘子光这种人都要用手紧紧抓住窗户上的扶手,刘子光只是将马六当成保时捷来开,可是马超这小子是把本田雅阁当成F1来开!
还是辆九七年的五代雅阁,老掉牙的破烂货!
“地地道道被人砸了,八个兄弟住院,其中小贝哥伤的最重,现在还没度过危险期;保安大哥们被辞退了好几个,有的回乡下去了,有的另外找工作;听说你出事之后,孙伟带人过来,把马六开走了,张彪那边没动静,听说跑路了。”
马超一边开车,一边将最近发生的事情简短介绍了一下,听的刘子光面色阴沉,将手中的香烟都捏成了碎屑。
“砸我的场子,谁干的?”
“不清楚,当时我不在场,等小贝哥醒过来可能知道点。”
马超不断地换挡,踩踏,拉手刹,这辆老爷车如同飞一般在马路上疾驰,见谁灭谁,别管是宝马大奔,一律全灭。
开的如此之快,或许马超的心头也有一团怒火吧。
“马勒格壁的,千头万绪啊。”
刘子光不禁感慨了一句,刚一放出来,需要砍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不得不好好拉个单子出来,从长计议。
事情已经发生,急也没用,还是先回家看看二老再说,马超在巷口头把刘子光放下,开车回去了。
背着铺盖卷往家的方向走,远远地就看见父母站在大院门口翘首以待,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飘舞,刘子光鼻子一酸,赶紧拔腿跑过去:“爸,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二老围着刘子光上下打量,监狱可不是好玩的地方,吃不好睡不好还要被人打,可是看来看去,儿子倒像是比以前还胖了些。
二老当然不知道刘子光在看守所里作威作福的光辉事迹,还以为如今风气变好了呢,老妈说:“老头子你还不信,我说要相信政府吧,这回小光平反昭雪,咱们可得好好感谢政府。”
刘子光哼道:“是啊,把我弄进去免费吃住十几天,可是要好好感谢。”
老爸一皱眉:“妇道人家懂什么,回家吃饭!”
回到家里,饭桌子上已经摆了四个菜,还有一瓶酒,刘子光还注意到八仙桌上堆了很多营养品和礼物。
“小光啊,这些都是你女朋友送来的,你看看,人参鹿茸燕窝虫草,还有极品的龙井茶叶,破费大了。”
老妈拿起这些礼物给刘子光介绍道。
“女朋友?哪个女朋友?”
刘子光一脑袋的问号。
“怎么?你不知道,就是市立医院急诊科的护士小方啊,方霏,你被关的时候,我还要扫大街,照顾你爸爸的活儿方霏全包了,这孩子真乖,天天过来送饭,又是鸡汤面又是鱼丸粥,人又温柔大方,我告诉你小光,你要是敢对不起人家,你妈妈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老妈一席话,刘子光更加摸不着头脑:“方霏啊,她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女朋友了?”
老妈顿时慌了神,问老爸:“老头子,你到底听清楚没有,小方说没说是咱家小光的女朋友?”
老爸陷入沉思,半天后才道:“好像说的是朋友这两个字。”
老妈往椅子上一坐:“完了完了,这么好的儿媳妇跑了。”
坐了一会,忽然又兴奋起来:“不对啊,要是对咱家小光没意思,为啥那么热心照顾你,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老爸点点头:“有道理,不过也不能确定,还得问问人家孩子。”
见老爸老妈如此上心,几乎达到神神叨叨的地步,刘子光道:“好了好了,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回头我请她吃个饭,问清楚就好了。”
父母这才放心,一家人坐着吃饭,吃了一会儿,老妈又想起来什么一个重要问题,放下筷子问道:“小光啊,你知道方霏那姑娘她家里人是做什么的么?”
刘子光略一沉吟:“好像她爸爸是市立医院的院长吧。”
“完了,铁定成不了。”
老妈把饭碗一推,没胃口吃饭了:“咱家条件这么差,你爸和我都下岗,看大门扫大街,你的工作也不好,人家哪能看得起啊,唉,这是命啊,多好的闺女……”
说着,老妈的眼圈竟然红了。
老爸不说话,只是低头猛喝酒。
刘子光叹口气,放下碗说道:“妈,放心,只要您相中了,就是天王老子的女儿,我也一样娶回家!”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