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橙红年代第16集剧情:英雄成了罪犯

来源:原生之罪电视剧  时间:2018-09-06 09:47
橙红年代第16集剧情:英雄成了罪犯
 
刘子光气定神闲:“没事,皮外伤,就是面积大了点,他们都不敢处理,所以把你请来了。”
方霏强忍住泪水,把随身带来的医药箱打开,拿出剪子纱布药水等器械物品,带上一次性医用手套,开始帮刘子光处理伤口。
白色的汗衫已经沾满了污泥和血迹,时间一长,布料被血污粘住贴在身上,方霏先用小剪刀把衣服剪开,然后用5000mg/L 醋酸氯己定水溶液涂擦创面,纤细白嫩的小手镇定而平稳。
创面确实很大,触目惊心,根本不是皮外伤这么简单,有些位置鲜红的肌肉都露出来了,方霏紧咬着嘴唇,用棉签帮他清洗着伤口,一边擦一边问:“疼不疼?”
消毒液都是刺激性的,不疼才怪,但是刘子光没事人一样,坐在板凳上目不转睛玩着电脑里的连连看,随口道:“不疼。”
好不容易清洗完了伤口,垃圾篓里的棉签已经扔了一大堆,方霏一边帮他涂抹消炎膏,一边低声问道:“为什么不去医院?”
“会有麻烦。”
刘子光紧盯着电脑屏幕,目不转睛的说。
“我就知道,又和人打架了,以后千万小心点,打不过就跑,知道么?”
方霏帮他裹着纱布,轻声道。
听到这种孩子气的话,刘子光笑了,一本正经的说:“知道了。”
这时候,出去买衣服的小兄弟回来了,拿着一件T恤道:“老大,试试合身不?”
刘子光接过来一看,又丢了回去:“买错了,我要班尼路,我只认这个牌子。”
小弟一脸的委屈:“老大,班尼路专卖店早关张了,没办法啊。”
“算了算了,这个也凑合。”
刘子光先将旁边放着的灰色保安制服裤子套上,站起来活动了两下,依旧生龙活虎。健硕的躯体上裹着白色的绷带,更显男子汉的阳刚。
“谢谢你,得空请你吃饭。”
刘子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口白牙很是好看。
“你说的哦,不许赖账。”
方霏笑着伸出小手指:“拉钩。”
刘子光也伸出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完钩,两个人都笑起来。
“我该走了,还在班上呢。”
方霏迅速收拾着医药箱,又对刘子光说:“下次换药的时候,我会先打你电话。”
“嗯,你慢点。”
刘子光又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那谁,给安排一辆车!”
门口蹲着的小弟迅速窜出去帮方霏叫出租车去了,等漂亮可爱的小护士走出铁皮屋,一帮小混混善意的吹起了口哨。
“姐姐,再玩会。”
“就走了,不再坐会?”
贝小帅冲上去,一人赏了一个爆栗:“马璧的,老大的马子也敢调戏。”
众人嘿嘿的笑了,方霏也笑了,心里忽然甜丝丝的。
出租车来到,方霏钻进了后座,此时刘子光也出来相送,小弟很善解人意的将那件来自方霏家老爷子的苏格兰花呢西装披在刘子光肩上,又给他点上一支烟,赤膊绑着一身的绷带,披着西装叼着烟,慢慢挥动着右手,一股邪邪的草莽味道油然而生,趴在出租车后座上回头望的方霏不由得看傻了……
中午,医院食堂,悬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滚动播出了本市新闻,飞车男子协助交警擒拿人贩团伙,本来埋头吃饭的方霏不经意间看到电视中的画面,顿时呆住了。
竟然是他!原来这么重的擦伤是这样来的啊,但是为什么他不愿意去医院呢?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电视里说,三个拐卖幼儿的犯罪嫌疑人,一个被拉出车外碾压致死,另外俩个被殴打至重伤,其中一人送至医院后不治而亡,另一个女性犯罪嫌疑人也生命垂危。
而那位飞车救人的英雄,将面临过失杀人的指控。
“啪”的一声,方霏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滨江锦官城,宽敞的客厅里,李纨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视,拿起了茶几上的无绳电话:“江雪晴么,我是李纨,到底怎么回事,人家明明是救人的英雄,怎么变成杀人犯了。”
电话里的女声也很无奈:“纨纨,我也搞不清楚啊,事情突然就起了变化,今天上午市委宣传部来人了,让我们暂停正面宣传,这件事的定性,要根据宣传部的统一口径来。”
“那宣传部是什么态度?”
李纨紧跟着问。
“前段时间,咱们市政法口负面新闻相对多了一些,现在想树立一个典型,就是那个交警,救人也有他的份,准备把他塑造成救人的英雄,那个飞人,上面也没明说,按照正常法律途径走吧。”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啊,小晴。”
李纨放下电话,沉思了一会,又抓起了电话:“我是李纨,帮我联系北京的律师,要最好的,对,最好的。”
到了下午,网上舆论的风向也变了,从一边倒的盛赞飞车英雄变成了针锋相对的辩论,正方大多是年轻冲动的草根阶级,他们支持飞人,说这是一种大无畏的英雄行为,而人贩子则是罪有应得,死一百次都便宜他们了。
反方则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阶层,他们言辞犀利,引经据典,飞人只是见义勇为,并没有执法权,人贩子也只是犯罪嫌疑人,在没有经过司法判决前,任何私刑都是违法的,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剥夺他们的生命,那位飞人朋友,先将一个人扔出车外,直接导致他被后面汽车轧死,然后又带头殴打两外两个犯罪嫌疑人,导致一个死亡,一个重伤,这是不折不扣的杀人行为!
然后还有一些刻薄的人,说飞人也不是好鸟,有那功夫不去报警,反而抢夺别人的自行车去追赶人贩子,这是一种个人英雄主义的体现,看多了美国大片的结果,在我们社会主义祖国,不值得提倡。
更有甚者,怀疑网上的视频都是PS的,所谓的飞车也只是伪造的动画,这只不过是一场作秀而已。
总之乌烟瘴气,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在最普通的,不上网的老百姓,尤其是那些做了父母的人心中,飞人依然是不折不扣的英雄。
警察真想找什么人,就算是藏在老鼠洞里也能翻出来,根据交警李尚廷提供的资料,先找到了那辆违章无数次的马自达6轿车的档案,根据登记资料找到了孙伟的酒吧,孙伟不在,听说跑路了,但是据他手下小弟交代,这辆蓝色马六不久前被人“借”走了。
调取相关路段监控资料,很快知道这辆马六经常出入志诚花园,于是分局刑警大队的警察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来到了志诚花园。
物业经理办公室,高经理和白队长殷勤招待着前来办事的警察同志,又是倒茶又是递烟,刑警大队的警察开门见山,拿出两张交通摄像头拍摄的照片,一张是蓝色马六违章的照片,车牌号码清晰可见,一张比较模糊,是飞人骑着自行车的身影。
“这辆车,这个人,你们认识么?”
警察威严的问道,一双鹰一般的眼睛盯着高经理和白队长。
高经理把照片拿起来一看,那辆车简直太熟悉了,自己才开伊兰特,手底下保安就敢开马六,为这件事他可憋气了好久。
而另外一张照片,白队长也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仇人,这不就是架空自己的保安领班刘子光么,死小子上班没几天,把几十个保安弄得晕头转向,整天跟在他后面混,不把自己这个队长放在眼里。
被警察找,肯定没有好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头道:“认识!”
“是谁?叫什么名字?”
“他叫刘子光,是我们这里的保安员,小痞子一个,我就知道他早晚得进去。”
高经理一副先知先觉的样子。
“请问,他犯了什么罪?能判几年?”
白队长掩盖不住心中的兴奋。
刑警并不理睬他俩,和派出所警察对视一眼,道:“应该就是了。”
因为志诚花园在自己的管区内,所以小女警胡蓉也跟着来了,确认是刘子光之后,胡蓉心里的感觉却是怪怪的,虽然一直很想把这个讨厌的刘子光绳之以法,但是她却不想以这种方式。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刑警们是开着民用牌照的汽车来的,几个警察也穿着便服,他们在白队长的带领下向保安值班室走去,一边走白队长还一边介绍着刘子光的斑斑劣迹,听的几个警察直皱眉。
虽然今天刘子光休班,但是怕家里人看见他的伤痕担心,所以仍然回到公司,正在值班室看电视,忽然门开了,白队长带着两个身材高大的陌生汉子走了进来。都是浅色夹克衫,藏青色裤子。
“你就是刘子光?”
“对,我就是刘子光。”
刘子光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向桌子下面的太平斧,不过他很快注意到来人敞开的夹克衫里面露出的皮带头,一枚银色警徽熠熠生辉,是警察!
值班室里几个伙计也都暗暗握住了家伙,却被刘子光喝止:“都别动,不是老四那边的。”
警察鄙夷的笑笑,拿出黑色工作证出示了一下:“你涉嫌过失杀人,跟我们走吧。”
怕什么来什么!杀人罪啊!虽然只是过失杀人,但是也跑不了几年大狱,刘子光的拳头不由得握紧了,可是想到父母年迈的样子,紧握的拳头渐渐松开了。
刑警也知道刘子光是因为解救被拐卖儿童才被抓的,所以并不想为难他,只是取出手铐将他的两只手拷在前面,拷的也不是很紧,还拿衣服帮着遮盖了一下,就这样带出了值班室。
走廊里,胡蓉正笔直的站着,刘子光看见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又见面了,小胡。”
胡蓉一言不发,默默地跟了出去。
一群保安兄弟也蜂拥着出去,有人喊了一声:“刘哥!”
刘子光一回头,潇洒的一笑:“等我回来,地地道道不醉不归!”
众人都紧咬着嘴唇,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刘哥被警察塞进了汽车。
清除了眼中钉,白队长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威风,颐指气使的喝道:“都出来干什么?像什么话!还想干么?都给我滚回去,把那些破烂镐把水管子给我扔了!”
警车直接驶进分局大院,在押着刘子光上楼进预审室的时候,正好治安大队的杨峰推门出来,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孔,不由得微笑了一下,笑的很阴,很邪。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