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橙红年代第15集剧情:飞人叔叔

来源:原生之罪电视剧  时间:2018-09-06 09:47
橙红年代第15集剧情:飞人叔叔
 
沃尔沃S40嘎的一声刹住,车门弹开,黑丝少妇从里面冲出来,车门也不关了,脚下更是光着的,高跟鞋早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头上权当发卡的太阳眼镜也掉了,披头散发的很是狼狈。
饶是如此,也掩盖不住那种轻熟女的韵味与美丽,只是这会儿少妇脸上全是歇斯底里,如同保护幼崽的母兽一般,她飞一般冲过来,从桑塔纳后座上将那个比较白净的小男孩抱起来,上下左右快速打量着,一边看一边问:“宝贝,受伤了没有,哪里疼?”
语气惊惶失措,带着明显的哭腔。
“妈妈,妈妈。”
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叫起起来,忽然又咯咯笑起来,少妇终于确认儿子没事,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也不管场合和形象了,抱着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坐归坐,形象还不倒架,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紧紧并着,侧着从质地考究的薄呢裙子里伸出,滑腻欣长的脖子上,小丝巾早就开了,站在刘子光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峰峦起伏的风景。不过人家刘子光是真君子,绝对不会像伪君子那样想看不敢看,而是直接肆无忌惮的看过去。
“妈妈妈妈,叔叔会飞。”
小男孩伸出一只稚嫩的小手指,指着刘子光,少妇一抬头,正好和刘子光的目光对上。
“小孩子很乖,很勇敢。”
刘子光伸手摸了一下孩子的脑袋,目光清澈而刚毅,哪有半分淫亵。
少妇这才想起刘子光是救了他孩子的大恩人,赶紧道谢:“谢谢你!”
说着就想站起来,可是神经骤然放松的她,两腿竟然麻木站不起来了。
少妇薄施粉黛的俊脸上通红一片,几丝散发被汗水粘住,更显风姿绰约。刘子光看到她似乎是求助的眼神,心领神会,先把孩子抱起来,然后很绅士的伸出一只手,将少妇扶起来。
“这男的太厉害了,骑着自行车追汽车,还硬是被他追上了。”
“是运动员吧,看他那个派头,兴许是国家队的。”
“开桑塔纳的听说是人贩子呢。”
“对啊,这男的是小孩爸爸吧,自己孩子丢了,当然玩命追。”
“该杀的人贩子!”
围观群众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居然乱点鸳鸯谱,把刘子光和少妇说成了一家人,这也难怪他们,两人年纪相仿,相貌气质均是不俗,刘子光又抱着小男孩,看起来太像是一家人了。
少妇的脸红了一下,不过她本来脸就红扑扑的,倒看不出来什么。
“谢谢你。”
少妇伸手要接过孩子,可是那小男孩彷佛认准了刘子光一样,扑腾着不让妈妈抱,就让飞人叔叔抱。
车里另外一个肤色稍微黑点的男孩见到自己被冷落,顿时嚎啕大哭起来,看这个小孩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年纪,都是三岁左右,身上脸上却肮脏不堪,看起来已经被人贩子拐走好一段时间了,少妇心中一软,母性的光辉散发出来,伸手保住了这个小孩:“好可怜的孩子啊。”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喊:“小柱子,是你么!”
紧接着就见一个老人跌跌撞撞的扑进来,身上风尘仆仆,背了个书包,里面塞得全是传单。
冲到跟前,看清了少妇怀里那个小孩的面容,老人竟然呆住了,老泪纵横,倾盆而下,遍布沟壑的老脸上全是泪水。
“小柱子,我的孙子,真的是你啊,爷爷找你找了半年啊!”
老人嚎啕大哭,书包也扔到了地上,传单被风吹得到处都是。围观群众捡起来一看,果然是寻找丢失儿童的内容,上面那个笑的甜甜的小男孩照片,不就是少妇怀里的孩子么。
悲喜交加,群众们也是百感交集,老头把孙子从少妇手中接过来,也不管孙子还认识不认识他,先猛亲了十几口。小孩不高兴,一泡尿撒出来,全撒在老头身上脸。老头一点也不在乎,用一嘴老陈醋味的山西话问大家,到底是谁救了他孙子。
群众们自然有那好事之徒,你一言我一语将刘子光怎么骑着自行车追汽车的英雄事迹说了出来。
老人听了之后,二话不说,走到刘子光跟前,先把小孩放下,然后一个头磕下去:“恩公!你就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
刘子光赶紧搀扶,说道:“老人家千万别客气,这事儿既然被我撞上了,能不管么。”
老人道:“多亏了你啊,要不然我们老王家就绝后了!这些杀千刀的人贩子,枪毙一百回都不过分啊。”
听到这话,刘子光心中一念闪过,迅速上前开启了桑塔纳的尾箱,这一打开不要紧,就连刘子光自己都被震惊了。
后备箱里全是襁褓,数了一下足足有八个,都用肮脏不堪的小被子包裹着,奇怪的是经过如此剧烈震动,这些小婴儿居然还在酣睡!
群众们愤怒了,这分明是喂了大剂量安眠药给婴儿,这帮丧心病狂的人贩子,为了牟取暴利不择手段,真的如同这位山西老人说的这样,枪毙一百回都不过分。
刘子光更是怒不可遏,率先冲上去对着躺在地上的人贩子就是一脚踩下去,在他的带动下,义愤填膺的群众们也冲了上去,对一男一女两个人渣拳打脚踢。
恰在此时,大批警察终于赶到,有交警,有巡警,有刑警,几十辆警车陆续抵达,将局面控制了起来。
疏散人群,疏导交通,处理肇事车辆,不过已经没刑警什么事儿了,三个犯罪嫌疑人,一个压成了肉饼,两个被打的有进气没出气,只能先抬上救护车。
车尾箱里的八个婴儿和车后座上的这两个小男孩,也被救护车送走,他们的家人也跟着去了,一帮匆忙赶来的记者围着李尚廷问这问那,长枪短炮闪光灯不停,话筒和录音器如同树林一般伸到他面前,都想从这位神勇警察这里获取第一手新闻。
李尚廷张口结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赶紧伸手招呼:“喂!”
可是那个人却依然消失在人群中,连头也不回。
救护车中,少妇紧紧搂着儿子,却忽然想起没问那位英雄的姓名,想要再去找他,救护车却已经开动了。
那位山西老人纠缠着警察,说家里孩子奶奶因为想念孙子已经病的不行了,孩子爹娘为了找娃娃,连生意都顾不上了,所以能不能尽快让他把孩子领走,刑警耐心的向他解释,由于孩子太小,被拐卖时间也不短,所以必须经过必要的法律程序才能返还,请他理解,可以先打电话回去报一声平安。
老人终于妥协,回到自己的汽车跟前,这是一辆黑色的加长悍马,临上车前,忽然猛回头:“咦,恩公人呢?”
当晚的江北新闻就报到了这个案件,还放出了一段交通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一个身穿汗衫的男青年,骑着自行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马路上狂奔,追逐着一辆桑塔纳轿车,根据画面进行测速,这辆自行车的时速居然达到六十公里,最后的冲刺阶段,竟然高达一百公里!
这是当局掌握的材料,另外还有不少当时现场群众用手机拍摄的画面,都纷纷发到网络上,只是巧合的是,由于速度和角度的关系,大家都没拍到这位飞车英雄的正面。
滨江锦官城,这是本市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正好位于淮江转弯的突出部,被江水环绕,下面就是大片的绿地,闹中取静,每当晚上,江北市的霓虹闪烁尽收眼底,风光无限。
由于地段的不可复制性,滨江锦官城的均价达到了三万之巨,绝非一般百姓能住得起的,某栋高层江景公寓内,那位黑丝少妇已经换上了纯棉瑜珈练功裤,盘腿坐在锦垫上,轻薄的裤子勾勒出完美修长的曲线,她就喜欢在家里穿这种衣服。
少妇的身旁是精巧的实木幼儿床,儿子正躺在里面睡的像个天使,眼角上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那是闹着要“飞人叔叔”的后果。
落地长窗下美丽的江景,缓缓驶过的轮船和悠长低沉的汽笛声,还有儿子酣睡的容颜,都让少妇心情极为放松,她又再次打开电脑,进入SC论坛,这里有本地网友上传的视频图像,画面里那个年轻男子在自行车散架的一瞬间腾空而起,如同大鹏鸟扑向那辆桑塔纳,却只是抓住了保险杠,被汽车拖着往前走。
每当看到这个镜头,少妇就忍不住泪流满眶,她终于知道儿子为什么总是说什么飞人叔叔了,她一次又一次的将视频进度条拖回来重放,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拿起了手机。
“喂,江雪晴吗,我是李纨,嗯,嗯,儿子没事,我想问一下,你们电视台查出那个人没有?”
手机里的声音忽然变大了:“我们台长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到他,电视里寻人的广告滚动播出了不知道多少,这个人就是没下落,纨纨,你要是有消息,第一个告诉我啊!”
李纨叹了口气,挂掉了手机。
与此同时,市第一医院急诊科,凑巧这会没有病人,小护士方霏正百无聊赖的坐着,忽然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很随意的按了接听键:“喂。”
“方护士么?”
方霏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这个声音太熟悉了,萦绕在脑海里好久不能散去,如今终于再次听见了。
神奇,他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强压住心中的兴奋,方霏答道:“是我,你是刘子光吧。”
“是我,你好,我受了点伤,不方便去医院,你能帮我处理一下吗?”
“能!你在哪里!”
方霏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没过脑子,绝对的脱口而出。
急诊室的护士长很惊奇,平时最乖,从未缺勤的方霏竟突然请假,也不说原因,护士长挺了解方霏的,知道这孩子肯定不会乱请假,便同意了。
按照电话中刘子光说的地址,方霏连衣服都没换,就打车来到棚户区高土坡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子里,一个蹲在路边小混混打扮的人,看见一身护士装的方霏,朝她招招手:“我们老大在这里。”
方霏顺着他的指引,来到路边一间铁皮屋顶的破房子里,室内摆着几台电脑,不过没有人用,刘子光正面带微笑坐在椅子上。
他的前胸,腹部,膝盖,手肘,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见惯了血淋淋场面的方霏,此刻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你怎么了?”
TAG: